首页| 电视直播| 视频点播| 要闻| 民生| 社会| 国内| 国际| 房产| 汽车| 招聘| 教育| 旅游| 健康| 串场人家论坛

朝鲜战场美军少将迪安被俘记

来源:盐城今周刊发布时间:2017-09-22 查看数:0

1952年2月上旬,美国《星条报》《图片邮报》等几乎用整整两个版面的篇幅,刊登了美军战俘营中的生活照片,其中有我(时为战地记者)拍摄的两张迪安的正面半身照,一张是被俘时瘦弱忧伤颓唐的迪安,一张是被俘一年半后壮实而脸带微笑的迪安,形成鲜明的对比。

这种突如其来的意外情况令杜鲁门十分尴尬,只得通过新闻发言人发表了“尚需调查个中原委”的声明。这一“调查”,便拖延了近两年时间。

1953年7月27日,朝鲜停战协定生效。从8月5日开始,双方实施遣返战俘。

9月4日晚上,是迪安即将遣返回国的前一天,遣俘委员会的朝中代表和几位工作人员,特意在开城为他安排了一次告别便宴。宴会上迪安非常动情地说:“我认为历史在中国是重复的,一个一个国家都曾想吞下中国,但都没有吞下,不仅十年、一百年是这样,一千年、一万年以后也还是这样。任何企图征服中国的国家最终都被中国赶跑了,丢尽了脸面,有的甚至被中国同化了。这个国家了不得,碰不得……”百感交集的他举杯豪饮,很快便喝得酩酊大醉,连连呕吐,把我方发给他的一身新西服弄得一塌糊涂(连夜又为他赶制一套)。

迪安回国后,看到家中摆放着自己因“阵亡”而被授予的那枚最高荣誉的“国会荣誉勋章”,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仍在军队服役,后来还由少将晋升为中将。退休后,他闭门谢客,完成了《在朝鲜被俘历险记》的书稿。其间,他还写过一封信给金日成和彭德怀,“以一个普通军人的身份,表达远离战场的特殊感情”。信尾署名为“死而复生的美国公民”。    

(摘自《快门下的红色瞬间:毛泽东专职摄影师回忆录》,余 玮 整理,钱嗣杰 口述)

责任编辑:胥海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