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水有水,节水有水_品读·湿地_盐城网_盐城第一新闻网_盐城广播电视总台主办的视频新闻门户网站
首页| 电视直播| 视频点播| 要闻| 民生| 社会| 国内| 国际| 房产| 汽车| 招聘| 教育| 旅游| 健康| 串场人家论坛

惜水有水,节水有水

来源:盐城今周刊发布时间:2017-09-22 查看数:0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舅婆六十出头,个子瘦高,稀疏的头发理得一丝不乱,脑后还盘个小髻,用黑线网罩着,一顶点儿,与高高的个子很不相配,看上去总有点可笑。她裹着个粽子般大的小脚,走起路来,头上的小髻颤颤巍巍,引得人总想去摸一把。有时候我会装模作样地请她坐下来,然后乘机去玩她的小髻。只是很少如愿,她会说:“哎吆歪,小祖宗!头发少,经不起你盘。”舅婆对小髻爱护得紧,每晚睡觉前小心地解开发髻,用梳子把头发梳顺了才睡下。早晨起床对着镜子,梳子沾些水,粘粘鬓角处的碎发,再用线绳把头发归总扎起,盘成髻,戴上线网,一个小巧秀气的发髻成了。看上去顺溜还有一丝油光。那时我就有意见:头发没人多,小髻没人大,还这么宝贝!

每年农忙结束及冬闲时分,舅婆会到我家小住几天。时间长了,我对发髻的兴趣发生了转移:被她的洗头给吸引了。舅婆爱干净,但每次洗头都一副很为难的样子——洗头之前喃喃自语:“头要洗了,头要洗了!”、“不洗吧?太脏了。”临到开水倒进脸盆,用凉水调好,她还犹豫不决。有一次我不耐烦了:“不洗就不洗呗 !”她说:“头皮痒。”我说:“那就洗!”于是她就慢吞吞地解开发髻,低下头去,嘴里还说:“罪过!”我就觉得好笑,便嘀咕道:“什么都是罪过,这日子还过不过?” 妈妈在旁边说:“你又不懂!”我说:“你懂!你说说看。”妈妈告诉我舅婆是听了老辈人的说法:女儿的洗头水要给她在阴间的母亲喝,洗头水越多,在阴间的母亲喝脏水越多。所以舅婆觉得自己洗头就是不孝,就是罪过。

我恍然大悟,原来民间还有这说法,从此我不再笑话舅婆的啰嗦了。随着生活条件的好转,洗头洗澡都变得很方便。我们恣意地享受生活的各种便利,谁还去管洗头水、洗澡水去了哪里。直到母亲去世。

每次洗发心头就会飘过“罪过!”的声音,明知不可信,但又不能释怀,只好求助万能的度娘:民间有此迷信说法。但查来查去,就是查不到出处,心中一直惴惴不安。

今年暑假带着这个疑问回乡,问族中长辈,他也不知此说法的出处,看我一副郁闷的样子,他呵呵一笑:“姑娘,人去了,哪里还能喝什么洗头水?不要杞人忧天。”长者的开导使我心头稍宽泛些,可悬疑终究不解。万般无奈,还得求助度娘。这次输入“水”,屏幕上一下子跳出了无数条目录,其中“地球上最后一滴水将是人类的眼泪”这样的话题特别多。一篇篇文章看过去,我知道,我国的人均水资源量只有2300立方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1/4,是全球人均水资源最贫乏的国家之一。多年前央视曾做过一个广告:如果不关紧水龙头,让水一滴一滴地流,一年下来就会积聚109个浴缸的水,这是一个多么庞大的数字!

渐渐地,对舅婆的“罪过!”我似乎有了新的理解:这说法是希望母亲教导女儿节水吧?舅婆不识字,她也没有人类水危机的大局观。但这个说法使她对水怀有敬畏之心,甚至每次洗头都心中凛凛。我们呢,知道水资源不是无穷无尽的,还能不节水吗?

人们啊!请记住:惜水有水喝,节水有水用。



责任编辑:胥海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