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电视直播| 视频点播| 要闻| 民生| 社会| 国内| 国际| 房产| 汽车| 招聘| 教育| 旅游| 健康| 串场人家论坛

狮子头情事

来源:盐城今周刊发布时间:2017-09-22 查看数:0

老太总说想吃蟹粉狮子头。七十多岁的时候提,八十多岁提,到九十岁了,还一直念叨。

老太是扬州人。当年姥爷姥姥因为工作原因来到安徽,她没办法,只好跟着儿子媳妇走。老太读过书,识字。姥姥生了六个孩子,老太也就帮着带了六个。后来姥爷出车祸死了,老太就跟着媳妇一起过,一过就是几十年。

多少年了,逢家族聚会,必做的一道菜便是蟹粉狮子头,家家轮流,谁也跑不掉。是为讨一下老太的欢心,也是帮姥姥解围。结果做来做去,老太大多尝几口,便放下筷子。

老太九十岁时恰逢端午,饭后,她坐在藤椅里,我坐在她旁边,有一搭没一搭地捏着她手背上的老皮。

突然我莫名其妙地问了一句:到底什么样的狮子头才好?

老太眼眯成一条缝,头还是靠在藤椅背上,眼前赤白的天,她拖着扬州话,慢吞吞跟我说:

十五岁的时候,我在裁缝店里学做衣服。对面是个饭馆,里面有个小伙计,比我大个把岁,老来找我。我不理,他还找。店里的小姊妹促狭,说你找秀英可以,得端一碗蟹粉狮子头来。小伙计说端是端不出来的,但可以请我去伙房,现场做。

我年轻,好吃,真去了。

我记得当时用的都是小螃蟹,一斤四五个,煮熟,然后开始拆蟹粉。是秋天,捡的都是母的,蟹黄又红又硬,盖子掀开,用筷子挑出来。然后去掉蟹百叶和蟹脐,掰成两半,筷子剔除蟹肉,腿上的肉用筷子通,一下就可以。肉是要用五花肉,肥的多一点瘦的少一点,剁碎,石榴籽大小。小伙子剁的时候很卖力,然后把肥的瘦的和蟹粉拌在一起,再杂七杂八用了些调料。

小伙子怕我嫌热,让我出去站。我说没关系,就那么站着看。狮子头是用砂锅煮的。他从大锅里捞出老汤,然后砂锅里一定要放青菜。都弄好了就炖在小火上。我们就在厨房后面的过道里说话。我要送他一条汗衫子,他不要,后来厨房里来了个人,他就叫我回去等会儿,过后直接来伙房吃就行。

我在裁衣服,听到有人叫我,差点裁坏。我丢下剪子,跑去吃狮子头。吃到嘴里就不见了,好软好鲜……

后来打仗了,小伙计据说被抓丁当兵去了,不见了。

我再没吃过那么好吃的狮子头。

老太九十三岁时,我请来个扬州老家的朋友,厨艺很不错,特地为她做蟹粉狮子头。老太吃了,说不错不错。四个狮子头,她只吃了半个。

老太一直活到九十六岁,她到底吃没吃到过那个味的蟹粉狮子头?

谁知道呢?那年秋天,那个人,那种滋味,像老电影一样永远定格,再也回不去。

责任编辑:胥海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