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电视直播| 视频点播| 要闻| 民生| 社会| 国内| 国际| 房产| 汽车| 招聘| 教育| 旅游| 健康| 串场人家论坛

乌兰夫单刀赴会

来源:盐城今周刊发布时间:2017-09-22 查看数:0


今年是新中国第一个少数民族自治区——内蒙古自治区成立70周年。“70年前的1947年,中国大地正弥漫着炮火和硝烟,而祖国北方诞生了一个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政权,为党和国家找到了一条解决民族问题的道路,为即将成立的共和国献上了一份厚礼。完成这一壮举的就是我的外祖父乌兰夫。”乌兰夫的外孙女、内蒙古自治区党委第三巡视组组长石梅告诉记者,“乌兰夫在祖国北疆建设了一道和平稳定的安全屏障。

德王成了蒙奸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日本侵略者强占我国东北三省,还盯上了大兴安岭西侧的内蒙古。“他们拉拢蒙古族上层人物,企图在内蒙古成立继伪满洲国后的又一个傀儡政权,德穆楚克栋鲁普亲王(简称德王)就是他们的拉拢对象。”呼和浩特乌兰夫研究中心主任李志明告诉记者,德王本想利用日本人的势力实现内蒙古高度自治,但在日本人的威逼利诱之下,变得对日本人唯命是从,成了蒙奸。

时任中共西蒙工作委员会三人小组书记的乌兰夫,想说服德王改邪归正。1935年冬,乌兰夫来到德王办公的蒙古包。当时,德王是“蒙古地方政务委员会”(蒙政会)秘书长。蒙政会管辖内蒙古部分盟旗,虽由南京国民政府的何应钦担任指导长官,但实权掌握在德王手上。他对乌兰夫说:“这些年为了民族自治,我几次找过蒋介石,也派人去广州找正在搞西南独立的胡汉民、陈济棠。结果怎样?他们都是嘴上说得天花乱坠,什么欢迎、支持呀,实质上不给真正的支援。至于归绥(今呼和浩特,当时是绥远省省会)的傅作义就更不用说,天天都想吃掉我们,只有日本人支持我们搞高度自治。”

乌兰夫诚恳地说:“古时中国的秦桧卖国求荣,遗臭万年,今日的溥仪认贼作父,遭国人唾弃,德王爷如果步他们的后尘,结果会如何,请三思而行。”

德王听到这话很不高兴:“我的主意已定,千秋功罪由我一人承担。”

成功起义

乌兰夫见德王难以挽回,就告辞离开。事前,他已经派一批共产党员打入蒙政会保安队,进行抗日宣传,争取了一些进步官兵。与德王面谈后,乌兰夫等人决定起义。1936年2月21日夜里,暴动队伍分头行动,袭击蒙政会稽查处,击毙处长、德王的亲信李凤诚,打开军械库控制了武器弹药,武装了起义部队;打开看守所解救了被关押的士兵;捣毁电台,切断了蒙政会与外界的联系。

此次暴动推迟了日本侵略者的西进日程。暴动成功后,起义队伍和赞同起义的蒙政会文职人员近1000人撤离蒙政会所在地百灵庙,向归绥方向行进。后来这支部队几经整顿,扩编为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三师,被党中央誉为“内蒙古民族中最先进、最大的抗日队伍”。

一个人瓦解了一个“共和国”

经历过百灵庙暴动,德王与日本人的勾结更加明目张胆。他于1937年在归绥出任伪“蒙古联盟自治政府”主席,后又合并日本扶植的“察南自治政府”和“晋北自治政府”,在察哈尔省省会张家口成立“蒙疆联合自治政府”。日本投降后,该伪政府解散。德王后来作为伪蒙疆头号战犯,被关押在抚顺战犯管理所,后被特赦。

但德王的追随者并没有善罢甘休。他的姨夫、原伪蒙疆最高法院院长补英达赉(音同赖),跑到德王的老家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右旗,重新“拉起大旗”,于1945年9月成立“内蒙古人民共和国临时政府”,大造分裂中国的舆论。中共中央派乌兰夫去解决这个“临时政府”的问题。

聂荣臻、刘澜涛等中共晋察冀中央局领导人,出于安全考虑,建议派军队随乌兰夫前去,可是乌兰夫认为解决这个问题主要得做思想工作,单枪匹马虽有危险,却能显示诚意。于是,他只带了几个人,就向苏尼特右旗出发了。

乌兰夫见了补英达赉,又约见了苏联驻蒙古副顾问尼古拉耶夫,还向蒙古族青年知识分子阐述了进步理念,并拿出一张《晋察冀日报》给他们看,上面刊登了汉奸、蒙奸名单,其中就有德王、补英达赉。“团结在我们周围的绝大多数青年。因为认识到补英达赉是蒙奸,便都愿意进行改选。这样,我就将一步路,分成了两步走,先行改选,再创造取消它的条件。”乌兰夫生前回忆说。补英达赉也同意改选,结果乌兰夫当选主席,补英达赉也保住了政府委员的职位。

    “当选3天后,乌兰夫就借故将临时政府迁到由八路军控制的张北县,停止了它的活动。过后不久,在张家口成立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临时政府’的多数人员都参加了进来,所谓‘临时政府’自然就消失了。周恩来总理称赞此举为‘单刀赴会’。”乌兰夫长子布赫生前回忆说。                             (摘自《今晚报》田亮/文)


责任编辑:胥海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