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大吏追捕外逃贪官的成与败_印象_盐城网_盐城第一新闻网_盐城广播电视总台主办的视频新闻门户网站
首页| 电视直播| 视频点播| 要闻| 民生| 社会| 国内| 国际| 房产| 汽车| 招聘| 教育| 旅游| 健康| 串场人家论坛

晚清大吏追捕外逃贪官的成与败

来源:盐城今周刊发布时间:2017-09-22 查看数:0

岑春煊是清末追捕外逃贪官的开创者,虽未能追回外逃贪官周荣曜,借此整顿粤海关却取得极大成效。

岑春煊依仗太后宠信,发起一场前所未有的反腐战役,在署理两广总督的3年里,前后劾罢大大小小官吏1060人,被人称为“屠官”。

岑春煊此举在整饬吏治之外,还有树立威信、缓解财政困难的目的。此前历任广东督抚为讨好慈禧,上缴中央的比例过高,还要协济广西等省份。岑春煊大力禁赌,又减少了巨额“赌饷”收入,财政已到山穷水尽地步。为应付剿匪、举办新政,岑春煊追回贪官侵吞的国有资产,缓解了财政困难。

1904年底,张人骏查出关库历年亏空二百数十万,奏请将库书周荣曜革拿查抄。周荣曜闻讯潜离广州,入京行贿管理外务部的庆亲王奕劻。1905年9月4日,内阁奉上谕:“命候补三品京堂周荣曜充出使比国大臣。”

可岑春煊不吃这一套。他迅速上奏将周荣曜革职并“严拿监追”。周荣曜知道敌不过,经香港逃到暹罗(今泰国),隐姓埋名。岑春煊将周荣曜在广州的产业悉数查抄充公。

岑春煊从惩治周荣曜人手,彻底厘清粤海关历年积弊,单此一项,每年粤省可增加收入70多万,这在当时是笔巨款,为举办新政提供了经费。张人骏、岑春煊清理粤海关积弊,用的是循名责实的传统方法,并无太多巧妙,关键在于将原有各项收支制度加以落实,明确责任,说到做到。这一套经验,后来为各地海关所效仿,收到明显效果。

同样是潜逃境外,周荣曜逃脱了,南海裴景福却被引渡回国受审,过程则充满艰难曲折。

1903年9月,岑春煊再莅粤地,在戎马倥偬之中,不忘上奏一本:“南海县知县裴景福,叠据绅民禀控,婪索有案。”奉到上谕后,即将裴景福收监于番禺县署,勒令追缴“赃款”12万。裴景福先交上现金4万,后又追加上缴股票、衣物等价值3万,而后报称力竭。

岑春煊对裴景福采取的是先定罪、后取证的做法,违反了司法程序。不能说裴景福完全没有受贿嫌疑,问题是办案必须做到证据确凿。办案官员用尽心思,最后只找到赌商账簿贿赂记录有“南属”两字作为“物证”。所谓“南属”,指的是南海县合属文武弁差,并非指某一个人,可以指全体,也可以指南海县部分员弁。据此定案,未免牵强。

1904年4月17日凌晨,预感到不能得到公正审判,裴景福偷偷出城,搭乘轮船前往澳门。岑春煊闻讯,派人往澳门交涉,并把军舰开到澳门海面,向澳门总督施压。

此事引起了中葡之间的严重交涉。葡萄牙按照国际引渡法则,提出“交犯”的前提是不得判处死刑、不得施加虐待;中方考虑后终做出让步,承诺改判为非死刑的刑罚。到1905年8月9日裴景福被引渡回穗,只能流放新疆。

反腐最终目的在健全法制,以求渐进于法治。为报复而入人以罪,违反了司法程序,侵蚀了法治赖以存在的公正精神。不过,除个别案例外,岑春煊所参劾的贪官,绝大多数是罪有应得。

(摘自《领导文萃》陈晓平/文)

责任编辑:胥海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