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文人如何卖字鬻画_印象_盐城网_盐城第一新闻网_盐城广播电视总台主办的视频新闻门户网站
首页| 电视直播| 视频点播| 要闻| 民生| 社会| 国内| 国际| 房产| 汽车| 招聘| 教育| 旅游| 健康| 串场人家论坛

古代文人如何卖字鬻画

来源:盐城今周刊发布时间:2015-12-04 查看数:0

中国传统读书人,多耻于谈论钱财,更不愿意直接谈论买卖自己的书画。

傅山的应酬书法

傅山生于1607年,死于1684(或1685年)。出生于官宦家庭,家里有土地有钱财。明朝覆亡后,家境一落千丈,开始靠两件事生存,一是看病,傅山是著名的妇科医生;二是卖字画,虽然卖字画,但大量的还是礼品。他是士大夫,对卖字这件事是很不愉快的。

傅山有写给老朋友荃老一札,言及以书换米:寓中偶尔无米,父子叔侄相对长笑,颇近清虚,未免有待,而此面亦得空易卦也。偶有小金笺十余幅在破案,因忆唐伯虎不使人间造业钱伎俩,作小楷《孝经》十八章,较彼犹似不造业矣。令儿持入记室,换米二三斗,救月日之枵,若能慨然留而发之,又复为大陵一场话柄矣,真切真切。

我们今天说“应酬”,很可能带有负面的意思。确实,在“应酬之作”中,大量是质量粗糙的,但是应酬作品的质量常常和具体场景和对象有关,不能一概而论。

比如,写于1652年左右的小楷《逍遥游》,非常精彩。右边的印章,是他的儿子傅眉、侄子傅仁的印。说明这幅写得特别好,就留在了家里。傅山写字,因为应酬,常常是乱写的,好字自己留在家里。他的信札、笔记、药方,兴之所至挥毫自娱的作品,也都会被用作应酬。

来看傅山写给好朋友戴廷栻的信札:……弟欲理前约,为嵩、少之游,称此老病未死,略结此案。求兄一脚力度我,临时并欲求劳一得力使者帮之也。……盘费欲以一二字画卖而凑之,不知贵县能有此迂人否?先此问之。

傅山还是传统的读书人,他喜欢旅行。他要去嵩山旅行,年纪大了,请你给我派一个仆人来,盘费我给你两幅字,“卖而凑之”。你们县里有没有“冤大头”?他是很玩世不恭的人。这其实透露了一点,他不是非常主动卖字,不是说放一张画在你那儿,你平时就给我卖了,而是他要去嵩山游一趟,需要钱了,让朋友帮忙给卖掉。

由于傅山的名气大,求字的人很多。为此,他常常感到苦恼。傅山有一札向戴廷栻诉说写字之苦:老人听着写字,生头痛矣。勉强写后,两眼角如火烧,少选胶膏糊之,径不能开一缝,其苦如此,非诳言也。即以字论,尚成半个字耶!有命即书坏扇二柄,非弟罪也,若有人非,请分任之。

傅山大量作品都是在心境并不愉快或是眼睛只能开一条小缝的时侯匆忙完成的,其实艺术的质量是不高的,但人家不在乎,好坏不论,要的是傅山的名。

明码标价的郑板桥

在《郑板桥集》一书中收入了一段清代“扬州八怪”之一的郑燮(字克柔,号板桥)出售自己作品的价目表,十分有趣,现录如下:大幅六两,中幅四两,小幅三两,条幅对联一两,扇子斗方五钱。凡送礼物食物,总不如白银为妙:公之所送,未必弟之所好也。送现银则心中喜乐,书画俱佳。礼物则属纠缠,赊欠尤为赖账。年老体倦,亦不能陪诸君子作无益语言也。画竹多于卖竹钱,纸高六尺价三千。任渠话旧论,交接只当秋风过耳边。乾隆己卯,拙公和尚属书谢客。板桥郑燮。

郑板桥年轻时颇热心功名。自乾隆十五年(1750年)因在山东县令任上开罪了上司被罢官后,便回到家乡扬州,卖字鬻画为生。郑板桥以他独具风格的墨竹兰石画,风靡一时,成了家喻户晓之人。

郑板桥晚年生活的扬州,此时正处于极度繁华的状况,经营盐业的商人,从天南地北云集此地,过着豪华的生活。经济的发达使得这部分人在文化上也有新的需求。

郑板桥的作品不但为盐商们收藏,更为扬州的市民们所喜爱。他所书的“板桥润格”就说明了这个问题。郑板桥身处这样一个商业社会中,并没有一般文人耻于谈论钱财的酸腐气。他风趣而又理直气壮地标明自己作品的价格,丝毫没有遮遮掩掩,很能体现他的为人,尤其是说到希望以钱银交易,而不要用其他礼物或食物替代时,并且说明原因是“公之所送,未必弟之所好也”,读到这里,确实能够让人发出会心的一笑。

那么,郑板桥的作品在当时处于什么价位呢?这可以从时间相近的宫廷画家的待遇中看出。根据乾隆六年(1741年)内务府造办处的一则档案中记载,当时供奉内廷的画家分为三等,每月的待遇分别为十一两、九两、七两。郑板桥的“板桥润格”书写于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二者时间相距不算很远。郑板桥的大幅作品价格最贵,每件为银六两,差不多相当于宫廷画家中三等画家一个月的俸禄了(七两白银)。在当时,一个从三品的盐运使,除去禄米之外,按规定的俸银也不过一百三十两。

郑板桥出售自己的作品的价格也不算很便宜。故而能够购买其作品的人,应当是生活水平达到小康或超过小康的文化人,一般的市民,大概是无力支付这笔费用的。

(聂崇正 白谦慎/文)

责任编辑:今周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