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中叶,中国庞大人口基数奠定_印象_盐城网_盐城第一新闻网_盐城广播电视总台主办的视频新闻门户网站
首页| 电视直播| 视频点播| 要闻| 民生| 社会| 国内| 国际| 房产| 汽车| 招聘| 教育| 旅游| 健康| 串场人家论坛

清中叶,中国庞大人口基数奠定

来源:盐城今周刊发布时间:2015-11-20 查看数:0

远在3000多年前的商朝,商王为了解决内部纷争和摆脱自然灾害带来的粮食威胁,多次迁都。尤其是盘庚迁都于殷(今河南安阳),更是进行了大规模的、有组织的人口大迁徙。

商朝开始形成长寿、多子的思想。商代的青铜器上,已经出现了“万年无疆”、“子孙永昌”之类的吉祥语。

周朝十分重视人口数字的统计,设有许多掌管人口事项的官员。据《周礼》记载,专门负责人口统计的官员——司民(司命),每年要把国都与郊野的人口,注明性别,登记在户籍册上,生者登记,死者注销。

汉:人口锐减,鼓励生育

秦朝的人口约为2000万人,但秦末汉初,天下大乱,“方之六国,无损其二”,三分之二的地方都发生了战乱,生灵涂炭。汉初,人口下降为1200万人。汉惠帝、吕后两朝,实行休养生息,人口逐渐增加。汉惠帝实行鼓励生育政策,规定民间女子15岁到30岁未出嫁的,要罚款5算(120钱为1算)。

到汉平帝时,全国人口约为6000万人,但人口分布不均匀,陕西关中地区人口最为稠密,其次是河南、河北、山东等地。长江以南的人口依然稀少,边境地区更甚。出于政治安全的考虑,汉朝把罪犯、贫民和豪强势族,进行大规模移民,迁徙到边远地区。

西汉末年,土地兼并,贫富悬殊,加上王莽改制失败,导致战乱天灾频繁,人口锐减。

到东汉光武帝时,全国人口只有2100万人左右,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到汉安帝、汉顺帝时,人口才又达到约5000万人。

东汉末年,政治腐败,土地兼并、贫富悬殊加剧,天下乱。黄巾起义后,军阀混战,在战乱、饥饿与瘟疫的摧残下,到三国时期,全国人口只剩下1000万左右。

唐:“婚育状况”成为地方官政绩考核内容之一

唐太宗李世民即位的第一年,即627年,他下诏书要求地方官奖励民间婚嫁,男子20岁,女子15岁以上,连同寡妇、鳏夫,都要结婚生育;对于无钱娶妻的光棍,亲戚和乡亲中的富人必须给予资助,并把“婚姻及时、鳏寡数少”作为地方官政绩考核内容之一。

天宝十三四年(754年-755年),唐代人口达到高峰,这段时期人口的剧增,除了政府奖励生育,境外人口的归附也是主要因素之一。唐玄宗李隆基的开元、天宝年间,人口估计在6000-7000万之间。

从地域分布看,黄河中下游仍为重心,户口分布最密;江南地区户口仅次于黄河中下游,已超过淮河流域;秦汉时人烟稠密的关中地区,户口已渐衰落;南方沿海地区,尚未很好开发,户口稀少。

宋徽宗大观四年(1110年),全国人口突破1亿大关,据历史学家漆侠推算,此时最高垦田数是7.2亿亩,这一数额不仅超过前代,即使后来的元、明两代也未能逾越。在地域分布上,长江流域人口已占绝对优势,成为全国人口最稠密的地区。这是因为,南方农田水利得到发展、粮食产量得到提高。当时长三角、江西、湖南、四川和珠江流域的广东、广西地带,是稻米的主产区。高产良种占城稻的输入,踏犁、秧马、水车等先进农具的使用,圩田、沙田、山田的开辟,捍海塘的修筑,导致粮食产量不断增长。苏州地区,平常年景,亩产大米两三石(300-450市斤)。两广地区的水稻一年可两熟。粮食的增加为人口的繁衍提供了必要的物质基础。

到南宋嘉定十六年(1223年),全国当时登记人口达8000万人,南北人口实际总计1.2亿。

清:人口突破四亿

清沿明制,赋役根据人丁征收,对人口编审十分重视,规定每3年(后改为5年),“逐甲、逐里审察均平”,也会进行人口登记。

到了道光十四年(1834年),全国人口首次突破4亿。这主要是因为雍正年间,摊丁入亩,废除了人头税,此外红薯、玉米、蚕豆、花生等高产农作物的传播、推广和双季稻在江南地区的栽培,补救了粮食的不足。可以说,当今中国庞大的人口,其初基是在清朝乾隆、嘉庆、道光人口大发展时期奠定的。

从清代开始,关内过剩人口陆续向东北各地迁徙(俗称闯关东)。有的整座城均为移民所创居,如辽阳市。康熙、雍正、乾隆三朝,准噶尔部、回部被平定,天山南北归入中国版图,定名“新疆”。关内人口大批移入新疆。嘉庆十三年(1808年),迪化州(今乌鲁木齐)境内的人口比乾隆四十年(1775年)增加了13倍。另外,清初湖南、湖北地区流入四川、云南的人口也有一定的数量,山西人迁移蒙古地区的也不少(俗称走西口)。去暹罗(今泰国)的也很多,不少人在暹罗做了官。

总之,中国历朝历代都重视人口管理,基本采取鼓励生育的政策;人口呈螺旋式上升,庞大人口初基在清中叶奠定;南稠、北稀、东南密、西北疏人口分布格局在宋元时期初步形成;从明朝开始,中国开始出现走西口、下南洋、闯关东、充实边疆的移民现象。

(李玉林/文)

责任编辑:今周刊

分享到: